金牛角,牛角麵包,三峽金牛角麵包,葡式蛋塔,彌月蛋糕,起酥蛋糕

我和我阿母的初夏淡水之旅

如今假日淡水,已是人山人海,可今日偏巧久雨遇晴、陽光燦燦、又偏巧是母親節前一周,保準人擠死人。我光想像就已經逡巡卻步、興致缺缺,但我阿母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去淡水(因為先前都和張小嚕去宜蘭玩沙沙),久違相思轉濃,也就明知淡水人潮多,偏向人海行。

 

為了避開人潮,又為了滿足我阿母到淡水的幾個必要行程:吃海鮮、吃孔雀蛤、坐渡輪。所以就不能像往常一般把車往捷運站底下或老街底的停車場開,而是直接開往登輝大道,繞進淡水新市鎮,途經荒涼的規劃地矗起的一棟棟新大樓,再往漁人碼頭開。

 

我們先停車在漁人碼頭入口前的大胖活海產,點了川燙活蝦、炒海瓜子、芝士烤小生蠔三道菜,要價一千。我和我阿母不一會兒就毫不含糊地嗑淨。

 

吃罷,將車開進漁人碼頭。我阿母想坐,我們就坐上了福容大飯店旁的情人塔,俯瞰淡水山海風光。下塔,見一旁以前空著的店面,忽然成了阿基師餐廳,裏頭滿滿是人。往河隄走,隄下商店竟十之八九關門大吉,想是敵不過冬季冷清。我阿母想坐船,倘此時從淡水坐往八里,我的經驗就是最少得排隊一小時。但從漁人碼頭坐船到淡水老街,卻是隨到隨上,人數極少之故。坐上船,速度極快,河風獵獵,破浪起伏,兩岸山景房舍在小窗中甚可觀。抵老街,上岸,大太陽底下果是兩、三百公尺排往八里的候船人龍,雖是早已想見,看見仍不免一驚。我阿母想吃土耳其冰淇淋,點了一枝,接冰時依舊受土耳其老闆翻轉戲弄,我阿母卻樂此不疲。

 

到有河book,我阿母喝了冰紅茶,我喝黑麥汁,她趁我不注意時把老闆686給他的小盒果糖,通通倒進冰茶中,等我發現時她已經像小狗一樣伸舌舔著糖盒裡的餘甜。在店裡遇到留法藝術家蔡宛璇,帶一歲的混血小孩來玩,非常可愛。我買了兩冊書,董橋《清白家風》和上旗文化《台北故事遊》,前者乃董先生新得齊白石此畫,曾特地寄下一信並附圖來,其喜悅之情溢於紙上,我至今猶記。後者乃日後帶全家在台北玩得更深入、吃得更道地些之用。

 

出有河book,我阿母有些餓,遂進佘家孔雀蛤(去八里才吃此家)旁的金太陽炭烤店嗑了一盤炒孔雀蛤。在此之前,有河book店前有一街頭藝人,全身黃銅,後著翅膀,文風不動。我阿母以為是塑像,沒事放著雕像在那做啥,我讓他丟了一枚銅板,銅像轉動,她嚇了一跳,順勢跟著握手,走回來直對我說:「驚死人!還會動!」

 

從河隄東走老街,到紅旗德國麵包店買了麵包。又買了我阿母想吃的  三峽牛角麵包

 

坐船回漁人碼頭。往八里的人仍是排了兩三百公尺長。

 

回到漁人碼頭,岸邊有穿著時尚亮麗的年輕男女,正準備登上派對船,享受夜遊河海之樂。

 

我和阿母走走停停,吃著 三峽牛角麵包,漫步回到停車場。上了車,循原路開車回家,幸好沒塞到車。半路上,我阿母和我都累極了,畢竟頂著大太陽,走了一整天。

 

這兩三天,我心情都是沉沉悶悶的。一來妻和張小嚕回高雄玩,二來妻的親人到大陸玩,回來後全都感冒,前天二舅頂著感冒來家中送東西,從小教她鋼琴的二舅媽也隨行,一樣感冒不癒,前一天還上吐下瀉,不料來到家中卻遽爾昏迷,送到醫院搶救不得,竟出人意表地故去了。──人生無常,一至於此。下禮拜就是母親節,子女們情何以堪呢。唉。

 回到家,下車後,我忽想起孔子說:「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,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。」一時百感交集,我從車後繞過去扶我阿母下車,順便就緊緊抱了她一下,我阿母笑著說:「你是咧三八喔!」

資料來源: http://blog.chinatimes.com/dustmic/archive/2012/05/06/2168918.html
引用通告地址: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
標籤: 三峽牛角麵包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11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