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角,牛角麵包,三峽金牛角麵包,葡式蛋塔,彌月蛋糕,起酥蛋糕

“鬼不纏”的牛角村變身“厚實村”

 

  “金牛角 村以前是啥樣?”每當被問起這個問題,51歲的牛角村村支書牛玉春總會不自覺地支吾著,然後尷尬地搓搓手。

 

  牛角村是陝西省安康市白河縣的一個村子,村子就在漢江邊上,距離縣城不過5公里。可這個交通便捷的村子,卻曾經是縣里的“問題村”。

 

  火車從村子附近經過,村里有人就去扒車,有一家兄弟四人三個都被抓了;縣上改造電網,到牛角村犯了難,村里人設卡要收“栽桿費”,無奈電線桿只得跨過漢江架到對岸,再繞回來;村里有喜事,儘管不富有,你家10桌擺3天,他家就要15桌擺5天,不能被比下去……

 

  尷尬的還有,鎮上組織村子合併,沒有村子願意跟金牛角 村並在一起。

 

  久而久之,有人給這個村起了個別名叫“鬼不纏”。“意思是沒人敢跟我們打交道,連鬼都不想。”一些村民給記者解釋說。

 

  “人口多、產業薄、民風差。”牛玉春感慨地說。

 

  尋釁滋事、好逸惡勞、大操大辦……這些現象並非只存在於牛角村。當地干部說,在不少村子,過去多多少少都存在著類似的問題,不僅帶壞了一方社會環境,同時也容易互相影響,不利於基層社會治理和建設。

 

  白河縣委書記陳暉說,白河把以“誠孝儉勤和”為主要內容的新民風建設作為基礎性工程,用新民風激發貧困群眾擺脫貧困的勇氣,勤勞致富的志氣,以及向上向善的正氣。

 

  成立群眾自治組織,在村鎮社區建立道德評議會、村民議事會、紅白理事會、禁毒禁賭會等,白河不斷探索通過各種形式把新民風送到千家萬戶。

 

  可在金牛角 村最初開展這項工作時並不容易。一聽村上要搞新民風建設,老鄉們緊接著就問:“新民風能吃,還是能喝?”

 

  牛玉春一聽急眼了:“不管能吃還是能喝,這樣下去反正不行!”

 

  沉下心來的牛玉春開始仔細梳理:“按照縣里的要求,首先要把村民心裡的疙瘩解開;要讓村里人務正事兒,得給村里找產業;要發展好,還要村民能幹、會幹……”

 

  人一個一個找,工作一家一家做,一次說不通再跑一趟。這是牛玉春給自己定下的目標。

 

  同時,村里還定期開展評議,評議結果要張榜公告。模範標兵、孝順媳婦、致富能手,“紅榜”裡的人,村民交口稱讚;一旦上了“黑榜”,那可要在全村人面前丟人了。

 

  “大家都好面子,谁愿意去出那個醜?”村民們說,從此之後,變化開始慢慢發生。

 

  村里還從人居環境入手,對各家各戶進行廁所改造,引導群眾種植天麻,養殖中蜂,種植林果。

 

  白河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高福宏說,圍繞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、農村改革、民生保障、掃黑除惡、生態環保等,白河還創設了“水色白河”理論宣講團,以“理論宣講+文藝下鄉+百姓故事+現場互動”的形式,在各個鎮村開展集中宣講活動。在牛角村,這樣的宣講就有好幾次。

 

  牛角村慢慢變了。

 

  今年5月,牛角村有32戶群眾搬遷住進新房,搬遷儀式“隆重而簡單”。節目都是村民們自己演的,熱鬧極了,而以往一桌一桌的“大酒大肉”則換成了八個菜一個湯以及一瓶橙汁。

 

  “大家圍坐一起,還有領導來給我們慶祝,咋能不高興嘛!”村民陳梅芝說。

 

  據統計,近三年,白河縣將“喬遷禮”“升學禮”改為集中舉辦後,節約人情消費支出約4000萬元,人情份子下降了三分之二。

 

  如今的牛角村,村民家外牆上都畫有山水畫,村容村貌煥然一新。最引人矚目的是,在村口豎起了新牌子,上面寫著“厚實牛角歡迎您”七個大字。

 

 

  “'厚實'是村里的新口號,就是要厚道實在、富裕幸福。”牛玉春說,如今村里人均收入已經達到9360元,下一步村里還要壯大產業,讓群眾收入再漲一漲。

 

新華社西安1127日電題:“鬼不纏”的牛角村變身“厚實村”

 

  新華社記者張斌、徐漢

 

(新華網)

 

引用通告地址: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
標籤: 金牛角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1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