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角,牛角麵包,三峽金牛角麵包,葡式蛋塔,彌月蛋糕,起酥蛋糕

最煎熬的分手?他們開始囤起保麗龍杯

 

當甜甜圈連鎖店Dunkin'宣布要結束長期對保麗龍杯的依賴,原本以為會是一次平靜的分手。但有一群Dunkin'的死忠粉絲卻無法接受,甚至瘋狂囤起保麗龍杯。

 

在海外據點,Dunkin'幾乎早已使用紙杯,然而Dunkin'在美國才剛要開始停用保麗龍杯。

 

Dunkin'計劃12月開始在新英格蘭地區停用保麗龍杯,全美國則要在2020年底以前全面停用。

 

選在2020年實踐別具意義,因為這一年馬里蘭州和緬因州的都要開始禁用保麗龍西點餐盒 或容器。

 

看更多:紐約市為何禁用保麗龍?

 

為什麼新英格蘭對保麗龍杯那麼眷戀?這跟他們的習慣用法double-cupping有關:買冰飲的消費者會要求店員多給一個保麗龍空杯,套在塑膠杯外頭,把保麗龍杯當作一個臨時的保冷器。而熱飲本來就已經用保麗龍杯裝了,但為了隔熱,消費者也會再要一個保麗龍套在外面。

 

Dunkin' Donuts為此還發起#DoubleCupBreakup(與雙層杯分手)的活動,口號也有創意的稍微改編了葛妮絲派特的「清醒分手」(Conscious Uncoupling),變成了「清醒分杯」(Consciously Un-cup-ling)。

 

官網上的影片拍出兩個杯子分道揚鑣,背景襯著悲傷的吉他樂聲。

 

許多消費者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消費者彭登(Katie Bunten)就表示,「我要套雙杯就套雙杯,我要開始囤貨了」

 

Dunkin’的母集團花了10年實驗,尋找替代品,這期間他們曾在麻省理工學院的「杯子高峰會」上推出可能的替代品原型,也創造出了可生物降解、成份為蘑菇的概念杯。

 

Dunkin’沒有預想,少數消費者對舊西點餐盒 杯子會有多執著。

 

像是彭登就多個舊杯子輪流用,一用就是八個月。「不是我不關心環境,我把杯子留著,直到它們破到不能用。我甚至還曾經用膠帶把破的地方黏起來」,彭登說。

 

在拘留所擔任警衛的摩根(Steve Morgan)囤杯子的時間長達兩年,總共收集了124個。

 

「我知道有一天,他們會停用,那時我就養成了收集的習慣。所以,當有一天他們真的不給了,我在買中杯冰咖啡時,還是可以用,」摩根說。

 

摩根說,「每次我到Dunkin’,我都會要個熱飲杯(也就是保麗龍杯),通常店員會免費給我,有些店則會跟我收個50美分,我會欣然付錢」。

 

41歲的奎爾(Anastasia Quill)說,「自己過去一年都在囤杯子,因為我知道這一天終將到來。我知道這對環境比較好,但習慣總是很難改。」

 

史密斯(Danielle Smith)在麻州的Dunkin’工作,他這幾天來都在提醒常客「我們一、兩週後就不再給保麗龍杯囉,如果你喜歡熱飲杯,現在就索取,而且要好好珍惜啊」。

 

Dunkin’的美國營業長墨菲(Scott Murphy)希望減輕消費者們在這一次分手中的痛苦,「新杯子跟舊杯子一樣好用的!我們都知道分手很難,但我們與保麗龍的愛,畢竟不是永續的」。

 

保麗龍經常被當作用過一次就丟的拋棄式產品,但一旦被製造出來,它們就會留在環境裡100多萬年,因為被丟棄的聚苯乙烯無法經由生物降解。

 

揮別保麗龍杯 Dunkin’鐵粉:一個時代的結束

 

其實,Dunkin’去年也做了一件傷鐵粉心的事,他們拿掉了名字裡頭的Donuts,從Dunkin' Donuts變成了Dunkin'。如今,拿掉保麗龍的決定,似乎又讓粉絲煎熬了。

 

看更多:改名背後的玄機,為什麼Dunkin Donuts不要Donuts

 

有些人說,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,聽起來有些浮誇,但他們卻沒有在搞笑。29歲的克里斯多福羅斯(Angela Christoforos)說,自己從15歲就開始喝Dunkin’的咖啡,「雙層杯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」。

 

有些狂戀西點餐盒 雙層杯的人,改用保冷冰套(koozies),克里斯多福羅斯說,自己就買了Dunkin’出的保冷冰套「沒辦法,新英格蘭人就是愛Dunkin’」。

 

根據Dunkin’,正式與保麗龍分手後,每年將減少861.8萬公斤的聚苯乙烯廢棄物。而取代保麗龍杯的是雙層紙杯,諷刺的是,這種雙層紙杯還是有塑膠內膜,同樣無法完全回收。

 

(天下雜誌)

 

引用通告地址: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
標籤: 西點餐盒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