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角,牛角麵包,三峽金牛角麵包,葡式蛋塔,彌月蛋糕,起酥蛋糕

這個科技園區裡的日照中心 怎麼讓老人「上班賺錢」?

日照中心就一定要「照顧」長輩嗎?這間位在林口華亞科技園區的「夢之湖-錸工場日照中心」卻崇尚減法思惟,要讓入托的長輩保留「來工廠」的鬥志,不僅每天自己選課,還要凡事自己來,愈運動愈賺「錢」。

位在千葉縣,距離東京車站約半小時車程的「夢之湖村浦安日間照護中心」裡,滿頭白髮的長輩們,每天除了要自己選課、安排時間之外,還要透過各種運動、復健,賺進這裡特有的「夢幣」,來支付按摩、唱歌、喝咖啡會議點心等娛樂。(延伸閱讀:在家終老不是夢)

五年前,《天下》到日本採訪時,為「夢之湖村」的「減法照護」思惟大為驚奇。現在,這股新思惟已經傳進台灣,試圖扭轉害怕冒險的傳統照護哲學。

效法日本「減法照護」,長輩走路就能賺錢


早上9點,位在林口的華亞科技園區裡,沒有上班時間的忙碌擾嚷。但以光碟起家的錸德(Ri-Tek)園區裡,卻有個角落才剛開始熱鬧起來。

27位年紀從60到90歲不等的長者,正在陸續進門,為這一天的「課程」傷腦筋。從早上9點到下午4點半,不管是喝咖啡、繪畫教室,還是打麻將、做會議點心,每個人都要自己把選好的課程,貼在門口的白板上。

上課前,他們得先穿過各種不規則排放在走道上的家具,甚至走過特別設計的小山坡,找到自己上課的空間。頭頂上,還掛滿了衣架,夾著「自己泡的茶最好喝」等各式標語。

核心理念,就是門口一張用毛筆字寫成的「減法照護宣言」,強調「絕對不剝奪您的自理能力」。3年前成立的「夢之湖-錸工場日間照顧中心」,取其「來工廠」的諧音,「就是要讓長輩覺得說,我是來上班的,我還有產值,我不是來接受照顧的,」錸工場主任張玉環說。

81歲、有輕微失智的孫奶奶,就以第一堂課「泡咖啡」展開一天的生活。本來固定在青年公園運動的她,在女兒的安排之下,現在星期一到五都會出現在錸工場。(延伸閱讀:「40歲認真學英語,沒想到80歲派上用場」 被邀請上蘋果開發者大會的日本奶奶)

孫奶奶先是熟稔的泡了6杯咖啡,再一杯一杯端到眾人面前,完全不靠協助。「6杯這樣多少夢幣?」面對張玉環突如其來的提問,孫奶奶不假思索答出「240」,幾乎看不出失智跡象。

「夢幣」指的是錸工場內的專用貨幣。長輩們在場內泡咖啡會議點心、玩遊戲,都要用它來完成指定任務,也可以賺進夢幣。咖啡喝到一半,孫奶奶就拿著一大疊夢幣,炫耀她的「存款」。

從選課制度、空間設計到夢幣的發行,都和《天下》記者在夢之湖村浦安日間照護中心看到的現場如出一徹。錸德文教基金會是夢之湖村的海外總代理,目前在台灣有三個據點,林口的錸工場、永和的艾伶學堂和正在竹北建設中的同心樓。

幫長輩做愈多,真的愈孝順?
「過去我們都覺得幫長輩做愈多就是愈孝順,」張玉環指出,但有人幫忙做,長輩的生活自理能力就加速退化,反而愈來愈不會做了。採訪過程中,甚至還有不習慣的長輩對記者說不要來這邊,「因為這邊什麼都要自己做。」

不只選課自己來,錸工場裡還有40種「健康多力姆」,即透過職能治療的小遊戲,讓長輩增加體力和認知訓練。最受長輩歡迎的就是「超級馬拉松」,只要沿著場內走滿5圈,就可以得到150個「夢幣」。光是走路就能賺錢,最受長輩歡迎。

場內走滿5圈有多難?在這個180坪大,由會議室改建的空間裡,走沒多久就會碰到「障礙物」,桌子、櫃子、椅子隨處可見。入住的長輩,從60到90歲都有,7成罹患失智症。若按照長照分級1至8級,愈高級愈嚴重來說,平均落在6級左右,屬於中度失能。(延伸閱讀:「被稱為可治癒失智的名醫,我很汗顏」 日本名醫:長輩是憂鬱,不是失智)

張玉環說,失智症的長輩過半,主要是因為其他的失能長輩,家人多半傾向請外傭到家幫忙,只要把身體顧好就好。「可是失智的長輩不一樣,他們有很多行為,外傭不見得照顧得了。」

「大家都怕長輩跌倒,你說我們怕不怕?當然也怕。但這就是一個循環,你愈不讓他動,他的肌力越差,就愈容易跌倒,」張玉環說。

為此,錸工場也在地板的材質做改良,讓跌倒在「軟」地板上的長輩,不會因此受到太大影響。

有了行動的自由,長輩們也更願意參與課程。只是,一開始來到這的長輩,多半有點茫然無措。

「我們人在退休後常有失落感,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,尤其是上一代的長輩們,那個年代多半忙著賺錢,很少有時間去培養興趣,一退休就不知道要做什麼好,」張玉環說。

張玉環觀察,台灣長輩在入托期間遊走的狀況,高於日本的夢之湖村。「所以我都跟員工說,我們的工作不是只有照護,還要研發新的東西,讓長輩有興趣來使用,增進某些身體功能。」

例如廁所裡的洗澡機,就是錸德自己研發的產品。超微細氣泡(micro bubble)的技術,可以促進負離子生成,標榜臭氧殺菌、增強抵抗力。讓長輩享受洗澡的樂趣之餘也更健康。

不只顧身體,還要顧心靈。「沙遊」課程就是由心理諮商師來帶,幫助長輩們挖出心裡的癥結點。從運動、心靈到語言學習、手工才藝,各種課程設計,都是為了減少長輩漫無目的「遊走」的比例,讓他們的生活更滿足。

為前董事長,通過「考試」取得夢之湖村海外代理
從光碟製造跨入日照中心的錸德,為什麼要引進夢之湖村的減法思惟?

成立超過31年的錸德,在1990年生產台灣第一片光碟之後,就隨著光碟片的快速普及,有了十年的榮景。(延伸閱讀:安員工的心 錸德照顧員工爸媽)

只是,2000年開始,隨著電腦與光碟片產業變化連連,再加上2008年金融海嘯的衝擊,讓錸德連年虧損。去年,逐漸由光碟轉向雲端儲存的錸德,營收93.6億元,較前年同期萎縮約4%,稅前淨損10.53億元,虧損幅度則較前年縮小45%。

儘管本業陷入虧損困境,但2000年成立的錸德基金會,卻在6年前由山區兒童的輔導開始往外拓展,投入長照機構。除了照顧員工的家人之外,為的也是如今92歲的前董事長,也是現任董事長的父親葉進泰。

錸德集團董事長葉垂景的妻子,也是錸德基金會執行長楊慰芬回憶,當時希望能讓長輩待在家中的時間拉長,所以不斷走訪國內外照護機構,想找到日照中心的理想典範,這才發現夢之湖村的概念十分接近。

「我們一去就跟(夢之湖村的)社長聊得很愉快,」楊慰芬坦言,但社長藤原茂當時忙於日本市場,無意往海外發展。參訪過後,錸德再度詢問有沒有合作機會,直到通過夢之湖村社長提出問題的「考試」,才獲得海外代理權,也成為台灣第一個據點。

只是,引進台灣的錸工場,也在改良後加入在地元素。工作人員只要用QR Code掃描,再上傳到手機app,就能讓家人也知道長輩的上課狀況。

直到現在,因為老年器官退化而較密集來回醫院的葉進泰,還是一週會出現在錸工場三天。(延伸閱讀:「把家的感覺找回來」 失智症權威醫師給家屬的5個建議)

營運模式仍是挑戰
錸工場成立至今這3年,最難的就是找到持續的營運模式。但目前基金會仍沒有主動對外募款,「一開始資金來源都是董監事個人支持,開始做日照機構後,才開始有集團公司的捐助,大概還是會以集團內資金來源為主。」

至於錸工場的收費方式,也按照等級按日收費。以重度的8級為例,只要符合照顧計劃核定範圍,全天入托費用1285元,但扣掉補助後的自費金額為206元。

從錸德林口廠區出發的錸工場,除了永和頂溪艾伶學堂,更準備在竹北「同心樓」,利用跟新竹縣政府租借的場地,打造一個四層樓的空間。

不同於林口園區服務鄰近企業員工的設計,永和的艾伶學堂更像教室和俱樂部,深入社區,服務軍公教退休人員為主。

竹北則是複合式的成長空間,一樓是為社區居民開放的書店、花房、餐廳、身障福利機構,二樓是日照中心,三樓則是研發空間,留給針對輔具、電腦程式、VR旅遊等研發團隊的創意激盪。

以光碟起家的錸德,不只要照顧員工的家人,更把關懷的眼光放進社區,要為更多長者找到健康自立的生活平衡。

天下雜誌

引用通告地址: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
標籤: 會議點心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17